从浙江等地将14800吨有毒污泥偷运至长江沿岸非法倾倒

  • 时间:

【李庚希抽烟】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不盡“毒泥”。

有些道理,明擺著的。比如不少城市垃圾及固廢產量和處理能力之間嚴重失衡——填埋地有限、處置能力有限,除了下地入江,還能拋到天上去?又比如14800噸毒泥的偷運與非法傾倒之路上,跑冒滴漏著明晃晃的各色線索和“馬腳”,沿線的有關部門但凡有點職能警覺,何至於東窗事發之後再靠法律去收拾殘局?

長江,從《詩經》中奔騰而至、自吳歌中踏歌而來,她是詩意居所,亦是母親之河。只是,保護長江這件事,14800噸毒泥案說破了一個最基本的常識:面對流竄作案、跨區域排污等頑疾,道德自覺解決不了、詩意抒情禁絕不了,破解鄰避效應、走出囚徒困境,以“首污負責制”等嚴肅權責關係,讓污染代價成為違法犯罪者不能承受之重,長江,才可能守得住底線的清白與尊嚴。

有幾個關鍵詞,值得抓取分析——環保公司、跨省傾倒、屢判屢犯。它們昭示的,是一種深入骨髓的“惡”、是一種遷延難絕的“痛”。這些年,長江邊和長江里,丟過死豬、倒過垃圾、埋過毒泥。儘管環境機構給長江開過“病危通知書”、儘管長江保護業已納入國家戰略範疇,但是,將長江流域視為“天然垃圾填埋與拋荒場”的想法,恐怕早就根深蒂固在某些盆滿缽滿的灰黑產業鏈里。

這已經說不清是第幾集的“長江環保之殤”了:以環保公司名義承攬污泥處置業務,卻層層低價轉包,從浙江等地將14800噸有毒污泥偷運至長江沿岸非法傾倒。經環保部門鑒定,被污染土地修複工程總費用高達1446萬餘元。近日,江西九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判令涉案9名被告對被污染的地塊承擔生態修複義務,其中多名被告此前因污染環境罪被判刑。(11月25日《瞭望新聞周刊》)

說起來都是暴利的荷爾蒙遮蔽了守法的眼睛,但真正的問題是:不會說話的長江,在面對跨省傾倒這種歹戲拖棚的惡例時,究竟有多大的“說不”的權力?

長江當然不會說話,該說話的是捍衛公共利益的“相關部門”和守門人。令人氣絕的是,這麼多年的深情與煽情之後,在守護長江這件事上,“跨省聯動”被“跨省傾倒”扇了無數個響亮的耳光。在14800噸有毒污泥偷運傾倒案例中,有兩個細節叫人瞠目:一是承攬污泥處置業務的是冠冕堂皇的所謂“環保公司”,但這些個非法承攬污泥處置業務的所謂“環保公司”是不折不扣的皮包公司,無資質、無場地、無員工。公眾想問一句的是:有毒污泥等固廢處置,莫非既不需要合規溯源、也不需要監查到底?牛欄關貓的處置程序,簡直就是給作姦犯科者洞開了坐地生財的大門。二是多名被告此前因污染環境罪被判刑。“辦案人員告訴記者,李某、舒某等人還在湖北、江蘇等地傾倒多噸有毒污泥。”這些生態環境的慣犯,竟然能夠屢判屢犯,大概足以說明法治之綿柔、底線之孱弱。

歷史一再證明:法治層面的“弱保護”,支撐不起道德層面的“強訴求”。據說,經環保部門鑒定,在14800噸有毒污泥偷運傾倒案例中,被污染土地修複工程總費用高達1446萬餘元。只是,沒有人計算得出,這萬噸毒泥傾倒在長江流域,究竟給這一江春水埋下了多大的隱患和風險。土壤固然需要修複,刺鼻的空氣和骯髒的水源呢?如果沒有懲罰性罰單兜底,綿延的長江流域會自動生成一根令人敬畏的生態紅線嗎?

张咪确诊癌症晚期82岁奶奶打抢劫者张云雷侮辱张火丁神农架1.2米金雕发现恐龙新物种9华裔角逐英大选大白菜价格现低谷泰国女童选美冠军沱沱的风魔教家暴越南鞋厂百人中毒微信上可登录QQ聂远针线活82岁奶奶打抢劫者王思聪公司新电影神农架1.2米金雕厦门导游威胁游客四川石渠雪豹打架2019AAA颁奖礼具荷拉吊唁现场曝光航天局研究冬眠术住院女子被殴致死住院女子被殴致死欧莱雅广告遭罚美国白宫短暂关闭器官捐献世界第二9华裔角逐英大选徐悲鸿女儿去世四川石渠雪豹打架厦门导游威胁游客贾跃亭再次致歉